***在握

    发布时间:2014/4/25 16:56:43

       一个小时又一个小时过去了,我一直用***对准着船上的其他9个人。

       水手长***用他那嘶哑的声音对我狠狠地说:“你这头猪!你总不能一直端着***!你迟早会有打盹的时候!”

       我一言不发。他说得对。一个人连续不睡觉能坚持多长时间?***近三天里,我几乎连眼睛都未敢眨一眨。我只要一打盹,他们就会扑向所剩无几的水。

       ***—只水壶就放在我的腿下。里面的水已经不多了,大概只剩***桶,每个人只能分几滴。我们的“蒙达那”号船失事了,船长他们被海浪卷走,剩下我这个三副是船上的***领导。其实,与其说我是***领导,不如说我是一个持***的守水员,以防剩下的人抢夺这仅有的一点儿水。他们口舌肿胀,双颊凹陷。口渴已经让他们失去理智了……

       此时估计是上午9点左右,肆虐的狂风已停,大西洋海面缓慢起伏,太阳火辣辣的,晒得皮肤灼痛。我自己的舌头也厚肿得足以堵住喉咙了。但是只要我***在握——我就要代表全船人的根本利益——我知道这一点:一旦水没有了,除了***我们就没有什么可以期盼的了。

       这些人不再划桨。他们早不这样做了。他们实在太虚弱了。有几个人四肢摊开靠在舷边打盹,其余的则和***一样虎视眈眈地看着我,随时准备在我松懈的时候扑过来。***是***靠近我的一个。他是我***的威胁。这是个健壮如牛的家伙,横肉满面,颊上有道***,是他上百次***斗殴中的一次留下的印记。他不时地用他那嘶哑衰弱的声音奚落我几句:

       “为什么还不把***放下来?你已经举不动了!”

       “今晚,”我说,“今晚我们将平均分配剩下来的水。”

       “就怕我们熬不到今晚!我们现在就要水!”

       “必须等到晚上”我说。作为水手长,难道他不明白这几滴水只有在晚上喝才不***于很快变成汗蒸发掉吗?但是口渴缺水已经将他的理智完全搞垮了。我看见他想站起身来,眼神里充满算计的眼光。我用***对准他的胸膛——他又乖乖地坐了下来。

       现在只有这支***能使***和其他人远离水了。

       这些傻瓜——难道他们就不知道我和他们一样渴望喝水吗?但是我是这儿的头——这就不同了。我是***在握的人,我就必须思考。其余的人可以只为自己考虑,而我必须要为大家考虑。

       可是,我的眼皮越来越沉重了。海浪温柔地颠簸着救生船,使我好似置身摇篮之中。我的头低垂了下来,脑子里仿佛云笼雾罩。我开始,开始……

       我感到***走到了我的身边,但我连抬起***的力气也没有了。虽然疲惫得如坠雾里,但我能猜到下面将发生什么。他将***个抢到水壶,然后一股脑地往自己嘴里灌,同时其余的人会惊叫着与他抢夺。我已经没有能力控制局面了。我必须将权力移交,而***是水手长,是船上的“二把手”。

       我有气无力地说:“水手长,接***!”

       接着我面朝下栽倒在船上。我睡着了,沉沉地睡着了,什么都不知道了……

       我醒来时已经是深夜了。我睡了整整一个白天。

       我们一共经过了21天的漂流——不久,我们终于被“格罗顿”号货船搭救了——但是,此时此刻,我们谁也没有想到我们将被搭救。

      “给,这是留给你的那份。”水手长朝我伸出水壶,另一只手持着***对着大家。

       我以为自己眼花了。难道今天上午他们没有将这点水喝光?我疑惑地看着***,他那张丑陋的脸咧嘴笑了。他肯定猜到了我的想法。

      “你在倒下去前说了一句‘水手长,接***’是吧?”他嘶哑的声音说,“所以,我整天都没有让他们这些饿狼接近水。”他举起手中的***。“当你说出那句话,当我***在握的时候,”他补充道,“我了解了你,我知道我要对船上的所有人负责。当你***在握,当你被人信任,我就必须要有责任心。三副,你说对吗?”

       当我们10个人终于被救的那一刻,我们所有的人都坚信,危难时刻,一个正义的坚持、一份***在握的责任,才可以挽救脆弱的生命。


      当我***在握,当我被人信任,我就必须有责任心!作为豫艺公司的决策人,敬业、努力、尽职尽责、顾全大局、追求***,这是我的责任,更是我对每一位***豫艺员工和客户朋友的承诺!




    分享到:
    更多...

    上一条:松弛和懈怠
    下一条:使命决定寿命